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媒眼
字体大小:
【中纪委网站】上学变“行”记
发布时间: 2018-09-29   访问量:0   保护视力色:

  

2018年9月26日 头条

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

     吃过早饭,我开车送孩子上学。本以为时间还早,想不到还是迟了,等我把车开到泗阳县双语实验学校门口时,校门口早已停满了送孩子上学的车。我只能把车停在距离学校很远的地方,让孩子步行到学校。

  学校门口各种品牌的轿车,构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。我目送着孩子步入校园,思绪不经意间飞回到三十多年前我上学的时代……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,我上小学那会儿,从家到学校约有两里多路,途中要经过一个村庄和一条乡村土路。路边,土墙茅草屋脆弱不堪;每到做饭时,袅袅炊烟在房屋的脊梁上盘旋。土路弯弯曲曲,只有三尺来宽,我每天要在这条路上走两个来回。那时候家里穷,大家都是步行上学。

  那时候农村几乎家家养狗,上学放学的路上经常会看到那么几条小狗,或从农家门缝里,或从玉米地里窜出来,追着我们叫。胆子小的同伴吓得拔腿就跑,狗就在后面追,扬起一路尘土,那是我小时候上学路上最惊险的“画面”。

  后来土地“包产到户”,家家忙着致富,日子也一天天好起来了。不知不觉间,富裕起来的人家开始买起了自行车。那时的自行车又高又长,后面的车座很结实,能载人载物,可是件稀罕物。看到有的同学骑着永久牌、凤凰牌自行车去上学,心里真羡慕啊!

  随着家里经济条件的好转,我家也买了一辆崭新的“永久”牌自行车,我告别了走路上学的时代。可是骑自行车也并不轻松!那时的路,虽然铺一点石子、砂子,但因为没人维修,路面坑坑洼洼,骑车的人往往被颠簸得龇牙咧嘴,有人开玩笑说:“屁股都颠成两瓣了!”尤其是到了下雨天,路面泥泞湿滑,车轮里塞满了泥巴,我只好把自行车硬扛着走到校门口,再找小树枝把泥、小石子给挖出来。

  九十年代,家乡的路修得越来越好,四通八达的水泥路,两旁还建起了绿化带。2000年以后,孩子们上学放学,家长们基本上都是骑电瓶车接送。放学时,学校门前,宽阔的道路两旁站满了人,每个人或站或坐,身旁都有一辆电瓶车。车的样式也五花八门:有三角座的,有沙发座的,有前置车篮的,有后置车篮的,有带脚踏,也有不带脚踏的……

  后来,我的儿子上学了,我也加入了接送孩子的电瓶车队伍。儿子坐在后面,我会让他把我搂紧,但是心里总是不踏实,尤其是雨天、雪天,总担心孩子淋着、冻着,很不方便。随着家庭收入的逐年增加,我用攒的钱买了一辆轿车,接送儿子上学,风不打头,雨不打脸,也更安全了。短短几年间,接送孩子上学的轿车也急剧增多,校门口排起了长队。每次放学,都是一次轿车品牌大展览,常见的国内外品牌几乎都有,成为上学路上一道彩色的“风景”。为了缓解学校附近交通压力,每天都有交警负责疏导。

  从我们上学时的徒步行走到骑自行车,再到现在的用电瓶车、小轿车接送孩子们上下学,一个个小小的画面变迁,折射出了改革开放给我们生活带来的喜人变化。上学路上的“小车”连接着国家发展的“大车”;这车那车,象征着时代列车滚滚向前,向着更加美好的未来,永不停歇!(泗阳县纪委何春生提供 | 曹静静整理)

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