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媒眼
字体大小:
【中纪报】守望
发布时间: 2018-10-30   访问量:0   保护视力色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中纪报 2018年10月29日 8版

 

     年看山有个习惯,傍晚没事时总喜欢到村头转悠。村头有棵老榆树,年看山站在夕阳掩映的老榆树下,眼巴巴望着过路的行人和车辆。年看山心中在等候一辆黑色小车,儿子年德水在城里工作,是局长,每隔一段时间儿子一家总会回年庄探亲。

    年看山在心中数着日头,当局长的儿子好长时间没回来了。老伴说:“老头子,德水现在是领导,哪能经常围着你转!”年看山听老伴说得在理,但心里还是巴望看到儿子一家的身影。于是,年看山就给儿子打电话。电话没有接通,年看山接着又给儿媳打电话,儿媳在电话里停顿了一下,说,德水出差了。

     年看山想到城里看看儿子,老伴说:“德水现在是领导,哪有工夫接待你?”年看山听老伴说得在理,闷闷不乐地到村头转悠。村里的老犁头看到年看山,打招呼说:“看山,又来等儿子?”年看山摇摇头:“我过我的日子,等他干什么!”老犁头忽然关心道:“看山,有人传德水犯了错误!”年看山盯着老犁头没有作声。道别老犁头,年看山打那以后的几天不到村头转悠了,他害怕老犁头向他问话。

     不知不觉,年看山病了。老伴陪他到村里医疗室看病,医生还没问话,年看山就强打精神笑了笑,执意说自己没病。老伴见年看山日渐消瘦,吓得偷偷给儿子打电话。电话没有接通,老伴接着又给儿媳打电话。

     没多久,儿媳一个人风尘仆仆赶回年庄。年看山站在院子里,呆呆地看着面前一株半枯萎的桃树。儿媳说:“爸,跟我到城里大医院看看吧!”年看山望了一眼儿媳,生硬地回答道:“我没病!”儿媳被年看山反常的样子吓了一跳。年看山迟疑片刻,问道:“德水呢?”儿媳回答说:“德水他,他被纪委同志找去了……”停顿一下,儿媳接着说:“爸,德水他知道自己错了。”年看山身子晃了晃,但还是稳稳调正身体吐出几个字:“错了就要改!病了就得治!”

     年看山傍晚没事还是习惯到村头转悠。站在夕阳掩映的老榆树下,他眼巴巴望着过路的行人和车辆。

     有一天,村里一群孩子放学归来,其中一个孩子忽然停住脚步,好奇地问:“爷爷,您这是在等谁?”年看山勉强笑道:“孩子,爷爷是恨铁不成钢!爷爷,在等一个迷路的人……”(作者高学升单位:江苏省泗洪县纪委监委)

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