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媒眼
字体大小:
【中纪报】一竿到底
发布时间: 2018-10-16   访问量:0   保护视力色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10月8日8版

    年庄村东有条涟河,涟河有半里路宽,年庄与外界连接靠的是摆渡。涟河摆渡人叫年螺。年螺年轻时因意外失去了一只手臂,他虽是单臂撑篙,速度却不逊常人。

一天,一辆黑色小轿车行驶到渡口。车里下来两个陌生人,下车后径自向渡船走来。走在前面的是个中年人,皮肤较黑;跟在后面的年轻人长得稍白。年螺顿时警觉起来,村主任早饭后去镇上开会,跟他交代说现在上级领导经常下基层,如果遇到陌生人,要立刻向村里报告。

渡船离岸后年螺在心里盘算,准备停篙给村主任发短信。这时却听黑脸的中年人说话了:“老哥,你这篙怎么好像没劲?”年螺因为常年在渡口,对水底边边角角了然于心。为了省力,年螺撑篙时习惯借力水中物,篙根本没有落到底。年螺听了这话,不禁重新打量着这位中年人。仅凭这句问话,年螺就看出他似乎是个撑篙的内行。

年螺故意问:“领导也会撑篙?”中年人笑道:“哪有什么领导!不过篙倒会玩两下。”中年人说完,从年螺手中接过篙,一竿下去,船被送得老远。年螺见中年人露了这一手,立刻放松下来,问:“老板做什么生意?”身旁的年轻人刚要答话,中年人说:“收棉花,听说今年年庄棉花收成不错。”

年螺听中年人说起棉花头头是道,戒备心又少了几分。年螺感慨:“哎,别提这棉花,提起来都是伤心事。”年螺看中年人不解,解释说:“咱们这年庄靠着涟河,种棉花哪比得上种水稻!种棉花这几年可亏大了。”中年人一边贴船下篙,一边听年螺诉苦。年轻人听不明白年螺的话,不由问道:“地是自己的,田里种什么,还不是自己说了算?”年螺心想,船上只有他们三个人,就小心翼翼地回答说:“前两年,年庄种棉花的确尝到了甜头,但这两年水稻行情更好,可村里将棉花的招牌打出去,现在再想改,哪那么容易!”年螺的苦诉完,渡船已到了对岸。脚踏跳板上岸,年轻人有些紧张,黑脸中年人便拉了他一把。

不久,两个自称收棉花的人从村庄返回。到了渡口上船,年螺撑篙摆渡。中年人告诉年螺,年庄的棉花的确长得不错,但他所说村民不愿种棉花的话也没错。渡船到岸,年螺看着中年人拉着年轻人由跳板走上岸,禁不住冲着他们背影叫道:“老板,你们这次到年庄看棉花,收购时可不能压价啊。”黑脸中年人回头向年螺笑了笑。

几天后,村主任通知年庄村民开大会,议题是讨论下一年田地里究竟是种棉花还是栽水稻。有村民问:“栽水稻,大家都提了好几年了,有什么用?”村主任回答道:“有什么用?这用处可大了,为这事,新来的县长前几天到咱们年庄调研了。”

村主任说的话村民不相信。有人笑道:“咱这小地方,县长会来?县长下来能不叫你村主任陪?”还有人干脆说:“睁眼说瞎话,我成天呆在村里,县长来年庄,我怎么没看见?”只有年螺半信半疑,他想了想,突然单手拍了下大腿,惊叫道:“就是他,只有这样的身手,才配称‘一竿到底’!”

(作者高学升单位:江苏省泗洪县纪委监委)

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